「雖然說是生日派對但應該都是老人家吧?實際上大家聚在一起幹嘛啊?」「就吃吃飯,然後可以跟一些名人拍照啊!不是有些人很愛嗎?」「喔,沒關係啦!像我這種平民老百姓不適合啦。感謝您的心意。」還記得這是第一次對話的內容。之後又推辭了兩次,盛情難卻下還是答應了出席。事實上現在在這裡等著開幕的我,就如預料中般格格不入,眼前的賓客至少差了我兩輪或以上,大概都是阿公輩的,跟我想像中的東尼史塔克生日派對或是布魯斯偉恩慈善晚宴相距甚遠。至於我為什麼在這裡呢?其實是受邀參加日本某前任內閣長官的生日派對。



交詢社,由1880年由福澤諭吉創辦,日本最早的實業家社交俱樂部。(福澤諭吉就是日本萬元鈔上的人)

是福澤諭吉三大事業之一。(另外兩個是慶應義塾跟時事新報

命名由「交換知識,諮詢世務」取其中兩字而來。完全會員制,女性禁制

(但是作為訪客,或是會員的同伴可以進入沙龍與餐廳)

上圖交詢社為對一般人開放的入口

 

入場時須著西裝領帶,女性也需著正裝。雖然規定上是這樣啦!現在女性部分應該已經比較寬鬆了。但是男人我沒有看到西裝以外的服裝。

現在的交詢社分成兩邊,一半是開放給一般民眾進出像百貨公司一樣的大樓,而另一邊會員專用出入口,則如以前一般只有會員才能進出。

福沢諭吉曾經提倡「天は人の上に人を造らず、人の下に人を造らず」簡單翻譯就是「天並不會在人之上造人,也不會在人之下造人」

也就是人皆平等。

 

這個則是會員制的入口,有門管。

但是門管的阿北很好,一開始還問我等人的話要不要進去等,不然外面很熱。

 

曾經看到有人吐槽「主張人皆平等的福澤諭吉居然創立了這樣一個強調身份地位的會員制俱樂部,真是諷刺。」

不過那是一般大眾的誤會,其實前面那句話還有下文。「但環視人類社會,有聰慧者與愚笨者,窮人與富人,貴人與下人,其差異有如雲泥之別又是怎麼回事呢?」

整段話我覺得可以用天上天下裡的一句台詞來解釋「雖然人都是平等的出生在世間,但接下來穿的衣服大家都不一樣」那也不難理解當初為什麼會有交詢社誕生了。

 

 

參加的日本老人們應該叫東尼史塔克CALL一些美女來

 

其實跟東尼還有布魯斯的晚宴還是有一些共通點,就是會場中間都沒椅子。大家就拿著酒走來走去聊天喇賽。會場看起來跟我同齡幾位都是表演者。女高音、小提琴家,鋼琴家,舞蹈家之類的,年輕人人數一支手都數得出來。年輕一點的賓客中沒上去表演才藝的只有我一個。大家寒暄時基本上後面的稱謂都是老師(先生sen sei)而鮮少聽到桑(さん)。日本以老師當作稱謂的,除了真正的老師以外,舉凡政治家、律師、教授等等都一律叫老師。像我這種「桑」字輩的也實在是稀有動物。感覺就像魔王城裡面混了一隻史萊姆(還是藍色最爛那種)。

 


壽星本人還有上台表演唱歌跳舞

除了吃吃喝喝喇賽以外,老人們也有上台表演唱歌跳舞,連今天生日的「老師」本人也唱了兩首歌跳了一隻舞。說起來很妙,用影像傳來祝詞的政治家或是名人們在大螢幕播出時,背景都是勇者鬥惡龍的BGM:この道わが旅。其實這是有原因的。昨天上網正好查到,原來今天生日的老師在爬到防衛廳長官跟環境廳長官之前有當過一片歌手!(那時候還是錄音帶的時代)出道曲就是這首「この道わが旅」。想當初我接觸日文也是因為勇者鬥惡龍,現在還可以用這種形式「相遇」,真的很妙。
(這樣講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哪首歌,說神龍之謎的片尾曲可能就比較多人知道了吧?補個試聽連結

 

不講的話別人可能會以為老師是我阿公

 

最後走的時候,今天拍的影片居然已經編輯剪接好然後在大螢幕上放映了!真不愧是國家權利(欸?)

整個場合除了看看表演吃吃喝喝還有喇賽之外,比較特別的是,一開始上台致詞的來賓不像一般婚宴是請長輩,

反之,致詞的雖然也是內閣或官員們,卻都是今天壽星的「後輩」,應該只有一個是長輩而已。

其實滿輕鬆的,都可以邊吃邊聽,可能因為全場都是老人大家輩份都差不多吧?

而且說真的人老了真的很難分辨誰比較老欸。

 

今天的食物都很好吃但是卻不是吃到飽

 

其實人到一定高度,就會知道社會上真正的推手,除了有錢人以外還有所謂的貴族存在。

有錢人之上還有有錢有權的人,在那之上還有有錢有權有血統的人,最後呢,因為有錢人都很長壽,

所以這些人後面還有長輩存在。在這世界的權力結構下,我們平民老百姓看似很自由,其實事實上一點也不。

前幾天正好有個“年輕人”在我臉書專頁發表了不少高見。可以視為是年輕一輩對很多事物不滿發出的怒吼吧?

 

壽星的妹妹也有獻唱一曲

 

但無論如何,想要改變世界,就必須先瞭解世界的結構,一昧的叫囂效果不大。

我雖然也不是老到哪去,但一直身為旁觀者的自己,很久以前就知道這社會上權力跟金錢的重要,

說人不分高低那是唬洨的,人有分高低,而且一出生就分好了。

 

對這件事從小已經習慣這種世界觀的自己其實也沒有太多想法,

我沒有改變世界的遠大夢想。

只能在自己的身份地位允許的範圍內,全力去做自己想做的,追求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吧!

賺錢養活自己,然後有閒暇也去投票,

有閒錢可以捐給自己支持的團體,這樣的人生也不錯啦!

至於跟政商名流吃飯喝酒就可以擠進那個圈子的幻想還是省省吧!

那不是我的命。

 

第一次進入交詢社是因為當好人幫忙處理不動產買賣糾紛,這一次多少也是因為當好人,

然後又一個交易糾紛。過程中也看到了不少人醜陋的嘴臉。

 

台灣人,我們人夠少了,別再婊自己人了。

不然再來一百個好人也不夠用啊!(結語很跳痛,卻是我的肺腑之言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ERA of ZERO

王小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