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時不時都會因為一些朋友拜託,有空就接接隨行翻譯。這些隨行翻譯的價錢高低落差通常很大,因為肯開行情價的其實找翻譯社就可以。像我們這種原本在日本從事其他行業只是打個工的,當然多數案件只比日本一般打工高兩倍左右,會接也是人情大於利益。


即時翻譯這工作沒做過無法想像有多痛苦。開會時遇到的對立兩方情緒都會往自己身上來,無法達成共識就會質疑翻譯。所以一個厲害的翻譯,除了必須把對方的話翻出來,有時候還必須注意用字遣詞減少不必要的對立。這過程是很燒腦的,我曾經接過連續兩天去深山裡跟日本工廠談外銷跟代理,後來回家頭痛了一天。

而在各種翻譯的行程中,也看到各種台灣老闆或是商務人士的作風。內文「盡量」不評斷好壞,在此整理分享一下。

1.台灣老闆只要生意做得不錯,很多事情就會顯得「隨性」
商務會議通常分兩種情況。第一種是我方地位比較高,一般狀況下例如我們是買方,或是幫忙對方賣貨而且業績不錯的公司就歸類為這種情形。第二種是我方地位比較低,例如要去對方公司推銷自己商品,或請人代銷。不過不論立場高低,台灣對商務禮儀這塊,我想一般企業可能覺得「生意談得攏就好,其他事可以隨便。」例如走到會議室直接翻開對方公司插頭就充電,遲到還不打去道歉(遲到已經很鳥,有去道歉還好一點,還有直接不道歉就裝沒事的)。日本再小的公司,至少我遇到過的,這些基本禮貌都有,但是台灣就相對隨便了一點。也許一下子就跟人拉近關係隨便起來是台灣特色,但再熟的朋友,基本禮貌尊重也該有。台灣老闆常說「沒關係啦!我們公司也幫他賺很多錢啊」或是「我們在台灣已經聯絡過了,OK的啦」。不管配合過幾次,我覺得這些禮貌跟細節,就是日本跟台灣的差異。不過這也不影響之後配合或是面談是否成功,因為商場上大家都是看利益。至於賺了錢之後,大家在背後會給彼此什麼評價又是另一回事了。

2.時間觀念差,事前準備不足
在接每個翻譯之前我一定會請對方發資料來,把可能用到的名詞都準備一下。也會跟對方確認會議的目的以利翻譯順利進行。但是台灣老闆的free style,有時候我覺得不行。
時間觀念很差這點上面已經提到過,通常以日本商務上對時間要求,準時到已經不太好,通常提早個三五分鐘到,在下面準備一下資料整理個儀容上去都是正常。至於連約好的時間都沒辦法準時的話,只能說「這就是我們台灣的free style」而且有些都還是在各業界有名的公司呢。事前沒準備這部分其實不會苦到老闆,苦的是翻譯,老闆們最常說的一句話「不會啦!我們跟他很熟了,這翻譯很簡單。」實際上在面談中有些業界名詞翻譯不出來,開始要比手畫腳的時候第一個翻譯會覺得尷尬,第二個對方會覺得我們準備不足,第三個台灣老闆也會想這翻譯很廢根本不專業。這種狀況只要事前主動提出,多數老闆都會提供資料,只是資料都會在一些奇怪地方出包或是短少。還有幾次完全不給資料,然後臨時一堆名詞一堆問題,還當場開電台灣跨海連線的翻譯,那場面之尷尬,只能說如坐針氈。

3.搞不懂對方話中的意思,不相信專業
上述兩點還沒講到會議內容。接下來針對談判內容聊聊我看到的情況。台灣老闆隨性這點應該已是通則,在商場上的確也是錢多的人聲音就大沒錯。撇除前面那些事情,台灣老闆有些在談判上還是令人很激賞的。相對也有讓人傻眼的。每個人當上老闆都有各種原因,有些家裡有錢天生有老闆命,有些嫁對老公娶對老婆,要當一個成功老闆不完全取決於能力,並不是說能力不重要,而是有時候時機跟某些助力可能就可以拱一個人當老闆。某些不幸的情況下,可能完全不適合當老闆的人也當了老闆(沒說他們是廢物喔,只是厲害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台灣的傳統老闆很多都是業務底,業務底的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先答應再說,後續處理不了的就開始鬼打牆,丟給工程師或是丟給其他人,各種閃躲飄。不過後續的事在翻譯中我沒遇到就不多說。總之不知道是不是這點影響,目前遇到的台灣老闆來日本談生意,有時候都會說出一些奇怪的話,會讓人覺得「你是想凹還是只是在發牢騷?」舉例我最近遇到的好了。(以下對話會避開商品名以及相關名詞)
日:「不好意思,政府法律有規定,沒有這個標示就沒辦法賣。」
台:「但是台灣甚至其他亞洲國家都可以啊?」
日:「抱歉,這是法律規定,之前也有人去消費者中心投訴,沒有這個就是不行。」
台:「台灣就連百貨公司都是這樣賣,也沒標啊?」「而且跟你們說,那些小工廠生產的標出來也一定是假的啦,除非真的大品牌,不然大家都是隨便寫寫」
日:「其實東西到貨我們也只是清點數量,有些東西可能沒標示我們也不知道,但是被查到東西就要永久下架。」


~一陣鬼打牆後~


台「要我標,這批貨出了就是不可能,因為貨出了不可能拿回來一個一個處理」
後面我就不多說。簡單就這案例分析,其實日方的訴求很簡單「有標示就可以幫你賣,沒標示就不可以」台方的立場則是「我貨已經準備好了,你要想辦法讓我賣」。而日方提出的解套方式是「要賣可以讓你賣,但是抓到就要永久下架。」撇除會議前雙方事前溝通,這裏很明顯地可以看出雙方立場。
日方的問題點並不是在於台灣跟其他國家能不能賣或是那標示內容是真是假,而只是要有標示就好。台方就是想凹,而日方也說了,可以賣,但是抓到就下架你們自行負責。
有時候台灣老闆講的我覺得跟問題癥結點沒什麼關係,有些會裝可憐,有些會拿其他的例子舉反證。可能想動搖對方,也可能台灣style就是想喇賽,這我不知道。凹對方其實就是在對立中從要求對方讓步這點出發尋求解套的方法,個人覺得有些話不用講,直接問對方有沒有解決的方式或是更直接一點針對問題發言可能更有效率。比如剛剛的案例,日方已經讓步到「你們可以出貨,但是有檢舉你們自行負責」台灣這邊我不知道他想凹還是想幹麻,說這些覺得頗浪費時間,也讓場面頗僵。我覺得厲害的老闆們,有時看似在喇賽其實每句話都會繞著問題癥結打轉,會議中也不會說多餘的話,那些閒聊都是留在會議後。整個會談下來也不能說誰高誰低,只能說這真的是文化差異吧。

之前還有一次也讓我印象頗深,那個更誇張。對方已經要送客了,這裡還硬要凹。
日:「那麻煩你們之後資料整理好再寄給我就好,今天謝謝」
台:「我們有資料啊!」(拿出剛剛的資料)
台:「你用手機上網找一下,還是看看那裡還有沒有資料(中文)」(開始指使旁邊的秘書,旁邊就開始手忙腳亂)
台:「不好意思,我們還有資料請您看一下」
日:「沒關係真的不用麻煩了,之後整理好再寄給我就好了」
我:「老闆,他的意思是說要送客了,之後回去整理好再寄就好了」
哇靠!對方都已經說今天謝謝你們了還不知道要說掰了嗎?
那個局其實超簡單,我在旁邊一看就知道對方就覺得台灣開價太高沒辦法賣,連資料都懶得看了。
台灣還硬要凹,資料企劃準備不夠就算了,對方要送客還聽不懂。真的快吐血。
最後還有一個也頗經典,居然在會議上直接說「我不相信你翻譯的」請問這時候是不是該回「抱歉我真的日文不好還請你自己來就好」而事後給的解釋居然是他在各國也開過不少會,可以憑語氣就知道對方想說什麼,而且依照業界的狀況我說的不可能。明明在入口到上樓時候你的神通理解力已經出錯兩次,居然那麼自信,真是不敢領教。這位老闆大概把自己在台灣的金錢力直接換算成在各方面的自信了吧? 真的很厲害。

最後也提出幾個台灣跟日本老闆講過我覺得很不錯金玉良言「我們的銷售量取決於你們支援,你給我越多,我就可以給你越多」這句話完美的把球踢回去給對方,讓逼問台灣可以給多少銷售量這個問題出來的人把話題轉向日方能提供多少支援。
「跑業務就像去找欣賞你的人,世界上這樣的人可能不多,但只要找到幾個,想養活一家公司就沒問題了」某老闆在聊跑業務的時候跟我講過的,已經很久了,但現在還是印象深刻,業務們,不要氣餒啊!
「不要小看公司的企劃跟其他行政,出去跑業務的人就像戰士,精確的行政工作跟完整企劃就像精良的武器,戰士手無寸鐵要怎麼打勝仗?」某老闆對另一家公司老闆的私下提醒。意思就是叫他準備好資料跟企劃再來啦!反觀一堆公司的業務還要自己想企劃完全沒後援,就覺得有這樣的老闆存在真的很窩心。

4.結論
台灣的價值觀有一點很悲哀的,就是常常過度信仰有錢人跟有頭銜的人,而某些經營者也因此把自己在專業上的自信跟傲慢帶到別的業界。一個人值不值得尊敬,當然賺錢的能力也是評分標準,但並不是全部。商務談判確實是能賺到錢跟掌握資金的人說話就大聲。但是基本的尊重跟禮貌,會決定在生意成功後別人怎麼看你跟你的國家。

幾年前跟大我幾輩的音樂家吃飯,他說「只能賺錢的工作稱不上工作,賺錢之餘還能對社會有貢獻的才叫做工作。」更之前跟某位日本內閣的秘書去喝咖啡,他說「一個人值不值得尊敬並不在於頭銜跟名號,而是他的人格」這兩句話,我印象深刻。當然一句話正確與否,並不取決於發言的人。但是那些有相當經歷的人還是信奉著這些價值觀,更讓人覺得不簡單。也或許,有了相當的經歷才有辦法信奉這些價值觀吧?

後記
來日本久了會看到兩種台灣人,一種是以「我非常融入日本文化就跟日本人一樣」自傲的,另一種完全相反「我在日本還是用台灣這一套活得好好的,日本人都還要看我臉色」。個人覺得日本文化不直得推崇的部分很多,但是好的部分就在於中庸跟禮儀。台灣人熱情主動,相對的在什麼事情上愛主張輸贏,什麼事情都要講贏,什麼事情都要分對錯。其實有時候是該學日本給對方留點餘地。合作談不攏嘴巴上也要講贏,其實意義不大。

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多輸贏跟對錯。在商業的世界賺到錢就是對。在一般生活中沒有人是永遠對的吧?跟人相處,永遠該尋找共通點而不是相異點。台灣近代經歷了很多事,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沒有真的安定過,也沒有安心過,人們只有把現金撈到口袋才能有安全感。這也造成了現在的社會現況,以及某些賺了錢的人無止盡的自我膨脹。對此我不想多做評論,只能說活在這個時代,大家都要更努力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跟價值,我說那些在金錢以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小鬼 的頭像
王小鬼

AERA of ZERO

王小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